凯发一触即发(中国区)官方网站

将本站设为首页|收藏新笔趣阁
  易晚担心陈玉娇追根问底,匆匆交代几句出了门。

  眼见小团子靠在门口差点睡着了,不免疑惑:“年年,你没看到陈家来人吗?”

  “没啊!”小团子听到她的声音,顿时清醒了:“你结束了吗,人怎么样?”

  “死不了。”易晚越发疑惑,看向空空的四周:“出了那么大事,陈家宝贝陈玉娇,竟然没派人过来?”

  小团子心虚的摸了摸发髻,小声道:“或许派了,只是我们看不到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易晚看到他心虚的样子,心头一跳。

  小团子没有回答,拉着她直直的往外走,到了走廊另外一边才停下挥了挥手。

  随着他的动作,阻拦一切的结界消失,哭天喊地的呼叫声,还有厉声质问声顿时传了过来。

  再看他们刚才所站的门口,挤了不少人。

  最前头的夫人雍容华贵,满面泪痕,哭的眼睛都肿了。

  夫人身边围了好几个年轻的公子和小姐,无不是红着眼或是垂着眼泪。

  搀扶着夫人的那位公子眼眶通红,似乎是隐忍许久:“娇娇到现在不开门,和那登徒子单独在一起,名声定然受损。”

  “为今之计,只有尽快破门而入,好在除了咱们和彼此的心腹,没几个下人知晓此事,也能遮掩一番!”

  “说的轻巧,如何能遮掩。”他身边的年轻女子抹着眼泪,道:“今日灯会,街上人来人往。”

  “很多人亲眼看到娇娇被那天杀的登徒子拦腰抱着,双双进入客栈,等咱们接到消息赶过来,又过了多长时间?”

  “我看早就该破门而入,不管里头什么情况,也好过现在干等着。”

  “三堂姐说的没错。”又有女子插话:“玉娇骄横任性,在外边的名声本就响亮,咱们陈家姐妹众多,出了这般事,其他姐妹该如何自处?”

  本就近乎昏厥的夫人,在听到这番话后,翻着白眼差点昏倒。

  年轻男子呵了最后说话的女子一句,冷声道:“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怎么就断定娇娇出事了?”

  “先别哭了,来人,撞门!”

  ……

  易晚远远瞧着,侧头扫了眼小团子:“他们在这多久了?”

  “也没多久。”小团子瞪着眼,泪眼朦胧道:“就在你们进去后吧,隔了这么久,他们冷静许多了。”

  “刚过来时,一群人毫无风度,骂的比现在难听多了,小晚晚呐,你在他们口中成了赖皮赖脸的淫贼。”

  易晚:……

  小团子拉了拉她的衣角,小声道:“那泼辣的陈小姐没事了,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逛灯会?”

  易晚看着那群人,摇头道:“暂时再等等,看陈玉娇出来再走。”

  按理说,她出来时陈玉娇已经清醒,小团子取消门口的结界,陈玉娇应该能听到门外的动静。

  可又过了好些时间,门依旧紧闭,易晚有些担心陈玉娇是不是又晕倒了。

  毕竟,她的医术还从未在外人跟前展示过,效果不论。

  小团子瘪了瘪嘴,到底还是听从了易晚的意思。

  下一瞬,易晚就明白了。

  只见撞门的吩咐下达后,门刷的一下从里面拉开。

  陈玉娇如第一次和易晚见时一般,插着腰柳眉倒竖。

  开口的同时,纤纤细指指着最后说话的女子:“说啊,接着说,就你那破名声,还能被我连累?”

  见到陈玉娇好端端站在门口,还能嬉笑怒骂,所有人都是一顿。

  旋即,大家的眼神不约而同的朝大开的门内窥探。

  陈玉娇挡在门口,冷笑道:“看什么,看那男子还在屋内没有?”

  那位雍容华贵的夫人泪眼涟涟,上前抓住陈玉娇的手,上下打量着:“娇娇啊,你怎么样,那登徒子没把你如何吧?”

  “娘,你别担心。”面对那夫人,陈玉娇的语气好了很多:“您还不知道我吗,谁敢动我?”

  夫人确定陈玉娇没事,大.大松了一口气,同时好奇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那登徒子呢?”

  “他不是登徒子。”陈玉娇蹙着眉纠正:“我和他是有些误会,后来我身子不适晕倒,是他救了我。”

  “他救完后就离开了,没在房内停留。”

  听到这儿,易晚终于放心了——好在陈玉娇不是全无脑子,一口气把他编造的身份说出来。

  就在她拉着小团子准备离开,又听夫人身边的年轻男子质疑道:“娇娇,你是不是被那男子威胁了?”

  “他和小孩儿当街把你带着的护卫全部打倒了,刚才下人去查看过后来报,二十四个人死了四个!”

  “这般严重,你竟还说是误会?”

  易晚脚步一顿,垂眸看向小团子,沉声道:“你使了多大劲儿?”

  “没有啊!”小团子的黑眸无辜的眨巴着:“小晚晚,我听你的话呢,哪里敢使劲儿。”

  “是他们太脆弱了,爹爹说过,这叫弱不禁风。”

  易晚扶额:“没使劲至于死这么多人,最好祈祷陈家的人不追究。”

  “追究也没事。”小团子丝毫不在意:“他们有错在前,妄图对我们下狠手,罪有应得。”

  “再说了,你我扮做这个样子,谁也不清楚咱们的身份。”

  易晚有瞬间的心虚:“我报上了灵仙宗的名号……”

  小团子瞬时瞪大眼:“什么,小晚晚,你搞什么鬼,告诉那陈玉娇做什么?”

  易晚顿了顿,声音更小了:“陈家富有,我们帮了陈玉娇,她自然要送上灵石作为答谢。”

  “我现在身无长物,她能暂解我的燃眉之急……”

  “糊涂啊!”小团子在身上掏啊掏,掏出一个戒指随手一划拉:“不就是灵石吗,我这儿要多少有多少!”

  易晚看到小团子手中的东西,既是震惊,又是了然:“你这么小,就有空间戒指了?”

  “哼哼,这都是我自己挣来的。”小团子把戒指放在易晚手中:“送给你啦!”

  易晚可不能要,塞回给小团子:“你小小年纪就能自己挣灵石,我长你许多,岂能要你的东西?”

  “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挣灵石了!”

  那头,陈玉娇也没想到那三岁孩子有此蛮力,诧异的张大嘴,旋即辩驳:“大哥,真是个误会。”

  “刚才若不是槐生相救,我早就死在了大街上,那件事我也有错,不该蛮横之下仗着人多欺负他们。”

  “护卫因我任性而死,厚葬吧,顺带给他们的家人多补偿些东西。”

  看到陈玉娇自己承认错误,还为其他人着想,那群人再度惊讶的张大嘴巴。

  他们实在没想到,陈玉娇就出门了一趟,竟然变了这么多!

  要知道此前,不管是什么情况下,从来都是别人的错,不会是陈玉娇的问题。

  她更看不起下人,觉得给了月银,那些人就该为她出生入死。

  以前也有人因她丧命,她可是看都没看一眼,还嫌弃那些人无能!

  夫人既是震惊,又是感动,拉着陈玉娇的手哽咽道:“娇娇,你终于长大了。”

  “娘,以前都是我不好,不该任性妄为。”陈玉娇挽着夫人的手臂:“以后不会了,您尽管放心。”

  看到这儿,易晚终于拉着小团子,悄无声息的从另一边离开。

  小团子一边走,一边有着不少于那位夫人的惊讶:“小晚晚,你给陈玉娇治病,还顺带给她灌了迷魂汤?”

  易晚摇头:“我只不过训斥了几句,压根没想过她这种任性的大小姐能听进去。”

  没成想陈玉娇还真听进去了,有此觉悟,也算她无意间为虹鱼镇做了件好事吧!

  从客栈出来,外边的人明显少了很多。

  易晚和小团子一大一小皆长相不俗,过于显眼,担心留在客栈这边会被陈家的人认出来,匆匆去了另一条街。

  那条街,正是易市所在的位置。

  这一次,小团子说什么也不愿意错过,拉着易晚的手直奔易市而去。

  小家伙明白了易晚之前为何不去易市,慷慨道:“小晚晚,你放心,我多的是灵石。”

  “我爹也多,就算你看上整条街,我爹都能给你买下来!”

  易晚可不敢用师父的灵石,她也不会用小团子的灵石,又不好扫了他的兴致,应付道:“先去再说。”

  天逐渐晚了,易市却更热闹。

  大.大的招牌随意立在路边,还未进去,已经能感受到这边的路人,和刚才哪条街上的人有明显的区别。

  小团子牵着易晚的手,安抚道:“小晚晚,易市里面不仅有人,若是你见到可怕模样的东西,千万别害怕。”

  “那些怪物也好,妖魔也罢,能进入易市的都是好的,不需要恐慌。”

  易晚已经看到了。

  不远处有个蛇身人面的家伙,手中拿着一团红色的不知道什么。

  “哎呀。”小团子也看到了,赶紧道:“我看错吗,那蛇身怪手中拿着的好像是雪心?”

  易晚听说过雪心,雪心是即将蜕变的妖物之心,据说一颗雪心能够增进百倍修为,且百年难见。

  一般情况下,雪心一出现,就会被不少人争夺。

  奇怪的是那蛇身人面手中的雪心,仿佛带着毒,周围的人避之不及,生怕沾染上一点儿。

  竟是没一个人上前询问!

  “怎么回事?”小团子发现不对,蹙着眉小声道:“为何他的雪心没人要?”

  易晚虽然知晓雪心,却从未接触过,无法分辩好坏。

  她拉着小团子,小声道:“别人不要,或许是没看上他的东西,你不需要这个,我们去别处看看。”

  那蛇身怪离着上十米远,易晚声音极小,没成想他竟是听到了。

  易晚和小团子尚未转身,那蛇身怪忽然到了他们跟前。

  一阵腥风袭来,易晚下意识护着小团子,警惕的盯着眼前的蛇身怪。

  蛇身怪面露狰狞,涨红着脸十分气愤:“你刚说什么?”

  易晚沉着眉眼:“我和我家孩子说话,似乎没碍你的事。”

  “什么叫没看上我的东西?”蛇身怪气的七窍生烟,竖瞳收缩,眼底一片猩红:“那是他们不识货!”

  “我的雪心是整个易市里面最纯正的,便是千万灵石也担得起!”

  离得近了,易晚嗅到了从蛇身怪身上传来浓郁的血腥味。

  再看他手中的雪心,红的晶莹剔透,便是易晚这个外行人,也能看出他带来的雪心纯正。

  那就更奇怪了,如此纯正的上等雪心,竟然没人要!

  易晚护着小团子退后两步,警惕道:“你的雪心至纯,别人看不看得上那是他们的自由,我们管不着。”

  “你东西卖不掉,总不能因为我的一句话,就在我这儿撒气吧?”

  蛇身怪听到这话,猛然一怔,手心紧收:“我的雪心是从我自己身上萃取,怎么可能不纯正呢,是别人不识货!”

  易晚和小团子对视一眼,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。

  雪心虽是妖物之心,却是从濒死飞身的妖物身上提取。

  这蛇身怪还活的好好的,怎么会……

  小团子拉着易晚的手,悄声道:“这家伙像是疯了,咱们赶紧走吧!”

  “我没疯!”蛇身怪再度听到了小团子的话,越发恼羞成怒:“我只是,只是想救我的娘亲,自剜而已,有什么错?”

  “为何你们都不信我,怀疑雪心的好坏,还质疑我是恶毒之妖,什么时候孝顺也变成了错误?”

  易晚见他说话间蛇身一软,竟是呈现了跪姿。

  他心口位置的衣襟,随着他的激动和动作,缓缓渗出了血迹。

  看样子,他的话未必是假。

  毕竟雪心和普通伤口不一样,妖力和灵力不足以抚平伤痕,再说没了心脏,活路也不长了。

  这蛇身怪撑着一口气,只怕是想卖了雪心,救下他的娘。

  不过,蛇身怪下了自剜的决心,却没想到别人恐惧于他的行为,不敢接受。

  毕竟,有毒的雪心功效相反,能吞噬吸收之人的能力,适得其反。

  小团子小心翼翼的扯了扯易晚的衣袖,试探着道:“他,他会不会骗人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易晚盯着痛楚的蛇身怪,脑中恍惚,不免想到她的娘亲。

  娘亲死的时候,她还是个婴儿,连娘亲的样子都记不住,只从慧嬷嬷保留的画像上看到过。

  若是当年她再大一点,是不是也能想法子留住娘亲的性命?

  一旁的小团子早就红了眼眶,他和易晚差不多,甚至还不如易晚。

  从他有记忆开始便是混混沌沌,没见过爹,更没见过娘。

  要不是后来冥冥中救下帝谌,他连个名义上的爹都没有!

  小团子极少有这种恻隐之心,犹豫着和易晚商量:“不如听他怎么解释,若是可以,买下雪心也行。”

  易晚点了点头。

  小团子清清嗓子,站在那蛇身怪面前问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要用雪心救你娘,你娘怎么了?”

  蛇身怪满面痛楚的抬头,解释道:“我娘乃是凡人,被毫狼所伤,生命垂危。”

  “毫狼的狼爪上带着剧毒,非殇芋不能解,而那殇芋一株便要上万灵石。”

  “我娘的毒需要至少五株才能解,我卖出所有也还差一万灵石,迫不得已,我只能自剜救她!”

  小团子将信将疑:“能成为雪心,说明你已经快从半妖飞升,这个情况下你舍得牺牲自己,救你娘亲?”

  蛇身怪没有半分犹豫,直接道: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我母将我护在身后养大,助我修为,我自要感恩。”

  “若不能偿还生养之恩,便是飞升也只能是不入流的小仙,为所有人唾骂不屑!”

  还有很多话蛇身怪没说出口,也不想与人谈。

  他是蛇身人面的怪物,虽然沧灵大陆上和他一样的半妖不在少数,可半妖一直以来便居于末等。

  他们排在最弱的人后面,走到哪儿都被人瞧不起。

  若非有娘在,他早就死了多时,哪有以后?

  是以,在看到娘亲的惨状后,他第一时间想的并不是飞升,而是要娘好好活着!

  小团子和易晚两人,都感动于他的拳拳孝心。

  “唉,也是可怜人。”小团子老成的感慨,顺口道:“你这雪心卖多少灵石?”

  “一万五千枚灵石。”蛇身怪不等他问,解释道:“殇芋需要一万灵石,我娘伤了多时,身子坏了。”

  “剩下的五千枚灵石买好的补品,给她续上精气神,我不求她能活百岁,至少和寻常老妪一样。”

  小团子转向易晚:“小晚晚,要不,咱们日行一善?”

  “灵石是你的,你能自己做主。”易晚不干涉他的任何决定。

  当然,若她有那么多灵石,会选择相信蛇身怪一次。

  小团子叹了一口气,从空间戒指中拿出灵石交给蛇身怪:“先拿去救你娘。”

  蛇身怪只是没地方倾诉,没想到这两人竟然真能帮他!

  他当即将雪心放在小团子手中,跪姿给两人磕头。

  头重重的落在石板路上,话也十分坚定:“两位大恩大德,畲峪无以为报。”

  “今日畲峪求天地见证,以灵魂起誓,若有来世必结草衔环报答两位。”

由于各种问题xxbiquge.com地址更改为aishangba.org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好阅凯发娱乐官网app阅读最新内容

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好阅凯发娱乐官网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毒医倾城:皇叔宠妻无度更新,第925章 难发善心免费阅读。https://www.aishangba8.com